關閉

第一百一十九章 投機

西南崛起

作者:落梅河 | 2019-10-18 08:26:34

  看著侍女和家丁們準備好的大包小包的東西,趙卓然莫名的覺得有些心里有些慌,有些空。

  肯定不是因為又要離開家,雖然這次回來,家里對自己好像是大有改觀,但是,有個在會川都督(治所在今四川會理一帶,管轄范圍大致東起會理,南迄金沙江,北起大渡河,西至雅礱江,)任職的出色大哥在前面頂著呢。

  父母表現出的歡欣,那頂多不過是對自己不是太死心而已。

  只要想想老娘那巴不得自己有事的樣子,有些事,他就非常清楚。

  他順手摟過一個侍女,“跟我一起去?”

  那個侍女一喜,“公子,真的?”

  趙卓然苦笑,“我倒是想呢,但太子不允,”

  不只是他,是好多人都想至少帶一個侍女過去,倒不是為別的,只說從小到大,他們這些家伙,何曾照顧過自己?

  在莊里,洗衣服那些還好說,只要是花錢,莊里的那些婦人就會做得妥妥貼貼的,但其它,比如這一頭頭發,有時真就讓他們沒有一點辦法。

  原來自己洗起來,竟然那么麻煩。

  不洗吧又不行,不但會有味道,還會癢,所以到后來,他們都是搭檔著洗頭。

  被丫鬟洗慣了的他們,是怎么也不習慣被兄弟幫著洗頭。

  記得那天船下水的時候,有人趁太子高興,委婉的提了一下,以這個為緣由,說了想帶侍女的事,結果太子冷笑了兩下,說很快大家就不用為這個問題煩惱。

  想想那冷笑聲,他就覺得有些發怵,太子那意思,一定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侍女頓時哀怨起來,但跟著就臉一紅,想著心事的趙卓然,手習慣成自然的不規矩起來,好在這是在他自己院子里。

  “夠了吧,不用帶這么許多,”他道。

  他還是不太明白自己這突如其來的空虛感自何而來。

  是太想到皇莊?是擔心接下來的日子,自己在莊里的表現會不夠好?或者是擔心接下來的日子,將要吃更多的苦?

  他說不清楚,但他確定,想快點走。

  “二公子,”管家在外面叫。

  “進來,”

  “二公子,老爺在外面等,”管家道。

  趙卓然有些驚訝的看著自家老子和自己一起上馬車,“父親,你也去碼頭?”

  趙福元朝車夫示意了一下,“走吧,”

  “高爽長不是不去嗎?”趙卓然低聲道。

  他清楚,因為自己沒能按照他的吩咐,把太子造的鐵船弄出問題來,高泰運心里一定會有疙瘩,現在又在很多人都知道用鐵造船是可行的情況下,自家老子跟自己一起去碼頭湊熱鬧,那就等同于是支持太子,高泰運豈能沒想法?

  “高侍中也會去,”趙福元道。

  高明順也會去?趙卓然馬上放松下來,這就不一樣了,那就意味著,丞相都沒有意見。

  “你的擔憂也是對的,但還是那句話,為父在乎的,是中國公,而非他高爽長,再說,他高爽長的一些圖謀,將來還少不了我的支持……”趙福元有些含糊的道。

  趙卓然對他后半句所說的事其實很感興趣,但見父親沒有詳談的意思,也就知趣的不去問。

  那些,大哥應當知道吧。

  “然兒,你這些日子的進益,為父看在眼里,喜在心上,但你所想之事,為父還不能允你,”

  趙卓然有些急,這個時候不調頭,將來想變就不會那么容易。

  “你別急,”趙福元在他肩上拍了一下,“然兒,終于長大了,”

  趙卓然不覺得這是夸獎,這就明擺著說,我以前是混賬唄。

  “如你所說,太子未來的成就,或許會非常大,但是然兒,你看看現狀,相國公這一方,依然占據著絕對優勢,為父以為,這個優勢,接下來還會進一步擴大,所以,最穩妥的做法,自然還是堅持我們的選擇,”

  趙卓然低下頭,他突然有些不想說話。

  難道他要跟自己老子爭辯,感覺太子很快就會一飛沖天?

  “你能主動考慮這些,為父很欣慰,但你也要諒解,為父身上肩負著的,是我趙氏滿門的前途,是我趙氏的榮光!

  聽著父親話里沉重的意味,趙卓然默默的在心底里嘆了口氣,大天興國不過是曇花一現,惠康皇帝(一作悼康皇帝,指被楊干貞擁立的趙善政)更是與這個只存世十個月的王朝一同身殞,我們這些后代子孫,還要把這個包袱背多久?

  別說現在看來,能做出什么來的希望非常渺茫,就是真能做出點什么來,誰知道那究竟是幸事還是禍事?

  就說中原,不但李朝皇室的后裔放下了,就連柴世宗的后裔都放下了,我們為什么還要對那其實都不好說究竟算是榮光還是屈辱的過往,如此念念不忘?

  有這份心力,做點什么不好?

  他不由得想起了太子,他總覺得,太子真的是對大理國的皇位,都不太在乎,或者說,太子追求的,是更高層次的東西。

  但他知道,這事壓根就不能跟父親討論,這事,早就是父親的執念。

  “兒子知道了,”他隨口敷衍了一句。

  他此時只想快點到莊子里,好離這些糟心事能更遠一些。

  “但,世事無絕對,”趙福元又道。

  趙卓然驚訝的抬起頭,這話是什么意思?

  趙福元看著自己的二兒子,“趙家,不可能站到太子,站到皇上那一邊,但是,然兒,你可以,”

  趙卓然一臉茫然,趙家不可以,我可以,這是什么意思?

  “如果你堅信你自己看的沒錯,太子將來一定會成就一番事業,”趙福元看著這個好像突然間就懂事了,開竅了的兒子道:“你就站到太子那一邊,為父支持你!

  趙卓然晃了晃頭,他覺得需要捋一捋,趙家不可以,我可以,但父親你又支持我……這究竟是怎么個支持?

  “因此,必要的時候,”趙福元看著兒子臉上的茫然,轉開眼睛,看著被車簾堵得結結實實的車門道:“你可以和家里決裂,徹底決裂!

  “老爺,少爺,碼頭到了,”車停了下來,管家在外面說道。

  碼頭上此時稱得上人山人海,喧囂震天,趙卓然卻充耳不聞,兩眼茫然,渾渾噩噩的,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……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錄  (快捷鍵:→)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強烈推薦 |新書推薦

網站地圖
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。

Copyright © 2020 新墨壇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錄下載收藏推薦報錯
测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