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第一百零三章 竹樓

劍來

作者:烽火戲諸侯 | 2017-09-23 00:49:49

  那棵綠竹猛然繃直,原來是阿良跳落地面,伸手將那位棋墩山土地爺拉起身,嘖嘖笑道:“我的賭品不好,可是你的賭運很好。”

  年輕土地臉色雪白,愁眉不展,雖說劫后余生,總算保住了僅剩的半片竹林,可當他看到遠處那條頭顱被崩掉的白蟒,年輕土地不由得百感交集,數百年來毗鄰為居,雖是惡鄰,摩擦不斷,但大體上還算相安無事,最少從未有過生死搏殺,今天蛇蟒本該即將踏上修行的陽關大道,偏偏在這種的時候,被人以凌厲劍氣炸碎頭顱,帶給他的震撼力之大,可想而知。

  年輕土地嘆息一聲,頹然作揖,輕聲道:“就如前輩所認為的,我這般市儈小人,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低賤性子,不過如今委實是一頓揍就飽了,還望阿良前輩可憐可憐小人,實在是嚇破膽子了,再無半點心氣,接下來阿良前輩只管發話,小人一定照辦。”

  阿良沒有故弄玄虛,低頭看了眼空落落的綠竹刀鞘,點頭道:“你揀選一根好點的老竹,我要換一把竹刀,就當是你的朋友贈禮了。再就是這么多莫名其妙掉在地上的竹子,老大一堆,浪費了總歸不好。”

  土地爺魏檗嘴角抽搐,只敢在心中腹誹,阿良前輩你這叫喪盡天良啊,阿良你大爺的良。

  阿良揉了揉下巴,“我那朋友做了筆虧本買賣,間接幫你贏下半座竹林,做人要厚道,有恩就報恩,你意下如何?”

  魏檗苦笑道:“理當如此,天經地義。”

  陳平安拿著半截柴刀跑去白蟒尸體那邊,砍下了剩下一只飛翅,晶瑩剔透,與人手臂等長,摸在手里,冰涼如雪,日光照耀下,不斷閃現出一陣陣流光溢彩。阿良之前閑聊說過,這頭白蟒身上最值錢的物件,除了蛇膽便是飛翅,價值連城,且有價無市,其余蟒皮筋骨等物,雖然也稀罕值錢,但比起前兩者的珍貴程度,天壤之別。

  陳平安將柴刀系掛在腰間,一路小跑向竹林,結果看到年輕土地正在彎腰半蹲,雙手將一棵綠竹倒拔而出,地底下碧青色的竹鞭盤根交錯,牽一發而動全身,隨著綠竹被拔出泥地,附近土壤紛紛被竹鞭牽帶著濺射而起。

  看到“殺人越貨金腰帶”的草鞋少年后,滿頭大汗的年輕土地,下意識咽了咽口水,然后他將懷抱綠竹輕輕放回土中,低頭四處張望,最后選中了一段粗如稚童手臂的幽綠竹鞭,嘆了口氣,抬起頭望向陳平安,笑容牽強問道:“能不能把柴刀借我一用?”

  陳平安走近,將半截柴刀遞給年輕土地,后者手握柴刀,深呼吸一口氣,砍下那截竹鞭后,遞給阿良,阿良搖頭笑道:“你照我之前竹刀的樣式做一把,回頭離開棋墩山邊界的時候,連同那頭白驢,一起給我就是了。”

  魏檗自然不敢不答應,之后把柴刀還給陳平安的時候,由衷感慨道:“好鋒利的刀刃。”

  陳平安接過柴刀,想了想,說道:“你想要的話,我可以送你,反正這半截柴刀不適合開山帶路,我拿著也沒什么大用處。”

  魏檗干笑道:“君子不奪人所好。”

  阿良笑呵呵道:“想要又不好意思白要,那可以買嘛,童叟無欺,公平買賣,對不對?”

  魏檗一臉“恍然大悟”,站起身后搓掉手上泥土,對陳平安笑著說道:“若是經常進山的山民樵夫,就會知道如果一座竹林過于茂密,反而不利于竹子的生長,疏密得當,竹林才能壯大,所以必須砍掉一些,而且這片竹林真正值錢的部分,在地下與山根相連的竹鞭,而不在地上的竹竿,方才便趁此機會,跟阿良前輩借了竹刀一用,砍下一些多余竹竿,原本想著是搭建一座小竹樓,作為閑暇時分的休憩賞景之用。”

  年輕土地越說越順暢,“現在阿良前輩的竹刀被我砍壞了,說來慚愧,我從第一眼看到起,就垂涎你手中半截柴刀,要不然我竹刀也做,竹樓依舊搭建,回頭竹刀可以早早交給阿良,只是小竹樓,恐怕會晚一些才能落成,到時候黑蛇前往龍泉縣落魄山的時候,我會一并隨行,既是避免它一路北去,惹出什么麻煩,同時可以讓它馱著這些竹子,我到了落魄山后,便找一處山清水秀、風景宜人的地方,為你搭建竹樓。”

  陳平安望向阿良,斗笠漢子笑著解釋道:“竹海洞天有十棵最重要的仙竹,竹有十德,仙竹與之對應,這片竹子的老祖宗是其中‘奮勇竹’的子嗣,此處竹林里的這些徒子徒孫,也沾了光,若是搭建成一棟竹樓,常年身處其中,修行打坐,對于純粹武夫或是兵家修士,都大有益處。”

  魏檗連忙附和道:“對,此處竹林皆是那棵奮勇仙竹的子嗣,史書記載‘兵威已振,譬如破竹,數節之后,迎刃而解’,暗合此意。故而在竹樓之內修行,必然極其滋養魂魄。”

  陳平安正要說話,阿良快步上前,摟住少年肩膀就往竹林外走去,“盛情難卻,客隨主便,走了走了。”

  陳平安小聲道:“柴刀還沒給人家。”

  阿良大大咧咧道:“回頭連背簍里的那半截刀刃一并給他。”

  之后這位斗笠漢子不忘回頭提醒道:“那顆尚未成形的白蟒之膽,就不要了,鮮血淋漓的,太嚇人,連同蟒肉一并交給黑蛇吞食便是,如此一來,哪怕沒了一對飛翅,依然能夠讓它增長兩三百年修為,就當是我們的誠意了,記得要它到了落魄山落腳后,老老實實修行。”

  最后阿良伸手凌空虛點,指了指失魂落魄的年輕土地,“好自為之。”

  年輕土地站在竹林邊緣,望著兩人的背影,林間山風,穿過一棵棵綠樹一叢叢紅花,帶著沁人心脾的花木清香,貌美如尤物的年輕男子,手持象征身份的山君綠竹杖,白衣飄飄,大袖飄搖,先前的震驚、畏懼、焦躁和仿徨,隨著清風一掃而空,取而代之是與一地神靈身份相符的莊重肅穆。

  他環顧四周,輕聲感慨道:“福禍相依,不過如此了。感謝阿良前輩的無心提點,幫我解開心結,破

  本章未完,點擊[ 下一章 ]繼續閱讀-->>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錄  (快捷鍵:→)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強烈推薦 |新書推薦

網站地圖
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。

Copyright © 2019 新墨壇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錄下載收藏推薦報錯
测号码